<object id="iznkg"><label id="iznkg"></label></object>
    1. 站內導航

      湖南省沅江市安沅水利水電建設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省沅江市瓊湖街道辦事處桔城路水利局辦公大樓
      電話:0737-2708509
      手機:15973074666
      聯系人:何經理

      信息中心

      期待更多的人關注三峽

      撰文/鄭守仁

      人類自古以來就逐水而居,這是為了生存所做出的必然選擇。

      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一樣是中華民族的搖籃。今天,長江流域居住了超過全國l/3的人口,創造了全國34%的GDP。長江提供了全國35%的水資源,48%的技術可開發水能資源和56%的內河通航里程。

      長江為中華民族孕育了生命,創造了繁榮。然而,它又一次一次以其兇猛的洪水沖潰大堤,肆虐江漢平原,給它的子民帶來深重的災難。據統計,自漢朝始至清末,在長江上發生的重大洪水災害達214次,平均每10年一次。20世紀的1931年、1935年和t954年3次大洪災奪走了31萬人的生命。

      1992年4月3日,代表著12億中國人民意志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北京做出了一個關于長江的重大決策:興建三峽工程,從根本上改變長江流域的防洪形勢,并最大限度地發揮發電、航運和其他效益。

      長江水利委員會是承擔三峽工程設計總成任務的單位,這是國家對我們最大的信任。筆者作為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全面負責三峽工程設計工作,深感肩負的責任重大。在三峽工程建設的日日夜夜,我始終牢記周總理的諄諄教導“在長江上建壩,要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組織科技人員科學嚴謹,精心設計。在修建這個世界上規模最大、綜合效益最大的水利樞紐的過程中,全體三峽工程建設者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

      在水深60米,實際截流流量達8480—11600立方米/秒的長江上成功地實現了大江截流。

      采用先進的皮帶輸送混凝土運輸和澆筑技術,高質量、高速度地建設了一座長2309米,高181米,總方量達1610萬立方米的混凝土大壩,其月、日澆筑強度一次一次地打破世界紀錄。

      在左岸宏偉的山體中開挖建設了長1621米,寬130米(包括中隔墩巖體),邊坡高170米的雙線5級船閘,人字門高38米,寬20.2米,單個門重850噸,24個門總重量超過2萬噸。

      僅用5個月的時間建起了一座高百米的碾壓混凝土圍堰,在完成了三期施工擋水任務后,在45.3米的水深條件下使用191.5噸炸藥一次爆破予以拆除。

      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實現了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的全部國產化,建成了總裝機容量為2250萬千瓦的世界上最大的水電站。

      2006年5月20日,大壩全線施工至設計高程185米,三峽工程從建設階段轉入初期運行階段。2008年汛未開始實施175米試驗性蓄水.2010年10月蓄水至設計水位175米。建筑物各項監測和水輪發電機組試驗成果表明,大壩、船閘、電站廠房等建筑物運行性態正常,水輪發電機組運行況態良好。

      在試驗性蓄水階段,全體工程建設者一起等待著大自然對我們交出這份答卷的評判,也以最誠懇的心情聆聽各界對三峽工程的多種評論和質疑意見。在這里,借此機會談一點個人看法。

      在三峽工程的規劃,設計階段,我們對可能的生態環境負面效應曾分階段做了反復的論證,這5年的運行情況如何?

      泥沙:應該說比預計的情況好得多。三峽水庫泥沙年淤積量為1.4億噸,僅為預計淤積量的40%。重慶港沒有出現一些專家擔憂的大粒徑推移質淤積河道的現象。

      地震:水庫誘發地震是一種常見的現象。三峽工程初期蓄水,最強烈的一次為4.1級,遠低于規劃階段設計預測的5.5級.近3年的監測數據表明,三峽水庫誘發地震活動程度明顯趨弱。

      水質:三峽水庫總體水質為II~III類,蓄水前后沒有明顯變化。支流出現水華、富營養化等問題,在三峽工程后續工作中,將著重處理這些問題。

      地質災害:庫岸出現局部崩塌、滑坡等現象,但未出現人員傷亡事故,說明庫區地質災害治理成效顯著,庫岸再造漸趨穩定。今后還會在地質災害治理和預警預報方面繼續開展工作,以確保庫區居民和通航船舶安全。

      三峽工程蓄水以來,是否按初步設計確定的指標,發揮了其應有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防洪:2010年,長江中游發生了一次大洪水,三峽水庫入庫洪峰流量達70000立方米/秒,超過了1998年三峽壩址最大洪峰61000立方米/秒和宜昌洪峰63300立方米/秒。但長江大堤上沒有出現數百萬軍民嚴防死守的場面,更沒有發生任何潰堤險情。經三峽大壩削減為40000立方米/秒的洪水與下游與漢江的洪水安全錯峰,保證了江漢平原和武漢市的安全。

      發電:目前,三峽已累計發電近5000億度。三峽為用電負荷快速增長的華東、華中,華南電網注入了活力,它替代了2.3億噸的燃煤,減少了3.65億噸的溫室氣體排放,其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難以用數字算清。

      航運:2010年,三峽船閘的實際貨運量已達7880萬噸,下行過閘貨運量達4281萬噸,接近初步設計按2030年水平年計算的單向貨運量5000萬噸。三峽水庫使漢渝航道貨運時間縮短了l/3。

      供水和抗旱:2008年和2011年,按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要求,三峽水庫向中下游補水,以保證抗旱的需要。2011年已向中下游補水200多億立方米,相當于5座密云水庫的蓄水量。

      5年的時間,對于評價這一巨型工程的功過顯然是不夠的,我們期待全國人民繼續關注三峽工程。本期《科學世界》主要介紹一些基礎的科學技術知識,便于讀者更好地解讀有關三峽工程的各種信息和質疑意見。筆者堅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歷史終將給出結論:

      三峽大壩是一座中華民族的豐碑!

        (鄭守仁,水利水電工程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1963年畢業于華東水利學院(現河海大學)水工專業。先后主持烏江渡、葛洲壩工程導流截流設計、隔河巖工程現場設計。1994年至今任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兼三峽工程設計代表局局長,負責三峽工程設計。先后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和一等獎各1次,二等獎2次,國家優秀設計金獎和銀獎各1次。)